邯郸在线
主页 > 军事频道 >> 正文

疫苗阴云下父母面临抉择盼人祸绝迹

来源:资讯新闻网

“疫苗阴云”下父母面临抉择 盼“人祸”绝迹

“疫苗阴云”下的父母抉择

“疫苗阴云”之下,癫痫患者自己怎样做护理你还会为孩子注射疫苗吗?

过去的几天里,这也许是割裂感最为强烈的话题,乃至于有人在微信朋友圈中评论,“又要有人绝交了”。

对于孩子的父母们,这一话题带来的不安显而易见,公众情绪与科学事实难以调和,不信任感再次“爆表”,家长们都在寻找应对的“良策”。

带孩子打疫苗

医院却只有一家人

3月22日,陈莉一夜未眠,她时不时起床,只为摸摸女儿娜娜的头,“看看她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这本该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上午10时,陈莉按照约定的时间,带着两岁的娜娜去医院注射疫苗,只不过这一次,整个医院只有她们一家人。

“我当时还乐呢,觉得自己运气不错,来了就能打上,平时这个时间怎么都得等十来分钟。”直到疫苗注射完成,陈莉才突然反应过来——“大家都是害怕不敢来了。”

等候了半个小时,看到孩子没什么反应后,陈莉带着孩子回家,如往常一样的午饭、午觉,下楼带孩子“追泡泡”,陈莉心里虽然有些嘀咕但也没太担心。

直到陈莉的老公下班,听说两人去打了疫苗,竟有些气急败坏,直言陈莉“是傻子”。

“从结婚后,老公还没这么劈头盖脸地骂过我呢。”然而陈莉看了几篇老公给她转过来的文章,也自责起来:“我平时带孩子也没啥时间看手机,也没上网,真不知道事情这么严重。万幸娜娜这次打的是一类疫苗,应该没啥风险。”

娜娜平时都在北京注射疫苗,医院也是正规医院,“疫苗都有时间和产地的记录,感觉应该还比较靠谱”,即便如此,今后一段时间,她准备暂停带孩子注射疫苗:“反正医生也说差个几天没啥事。我们看看风声再说吧。”

“我爸看我在朋友圈转了一篇说注射疫苗仍然安全的文章,在五分钟之内给我打了两个电话,说不能拿孩子冒险。”疫苗的不安,由家人逐级传导乃至扩大,并非陈莉一家。34岁的刘睿,更是经历了癫闲有没有办法治好连续三天的持续“轰炸”。

“我相信事情没有那么糟,我的家人更认同‘冰山一角’。”刘睿口中的“冰山一角”,是在食品药品安全危机出现后,公众的一种普遍心态,人们更倾向于相信,暴露出的问题,仅仅是“冰山一角”,更大的危机还隐藏在水面之下。

从事的工作与大众心理沾边,刘睿觉得“冰山一角”更大程度上,只是公众在恐慌心态下的“阴谋论”——没有事实根据,却很容易得到认同:“可我不会去争论这件事,我爸说得对,不能拿孩子冒险。”

在咨询医生朋友后,刘睿决定让孩子暂停接种二类疫苗,“我也想过了,有些风险可以让我们来担,例如流感,我们去接种,一样能减少孩子得病的概率。”

二类疫苗选着打 科学敌不过“现实”

“很多朋友都问我该怎么办,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答案,只能说一类疫苗我孩子全打,二类疫苗本来就很少打。还得强调一下,我一直都是这个原则,与这次的事件没有什么关系。”从事疾控工作十余年,徐庆平已记不起自己给身边的朋友们科普过多少次疫苗的益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不是每一种都要打,世界各国也有争议。”

平日里科普,徐庆平最爱提的是天花,这一致命病毒的绝迹史是疫苗有效性宁夏癫痫病医院有哪些的最大明证。

而遇到现实问题时,徐庆平更喜欢使用的理由是,孩子不打一类疫苗就不能上学,一些幼儿园,甚至会要求入园儿童接种特定的二类疫苗:“实际问题比科学知识更容易让家长接受,得病只是个概率,上学可是必须的啊。”

二类疫苗基本不打,也是徐庆平基于“现实原则”做出的决定:“虽然我的教育经历不断地提醒我,疫苗接种很安全,不良反应率很低,但我还是会想,万一呢?当然,有些二类疫苗我还是会让孩子打,比如水痘疫苗,一是因为安全,二是因为发病率高,打一针能让孩子少受些罪。”

疫苗事件后,徐庆平的许多同事当起了义务科普工作者,希望公众可以理解,疫苗不良反应带来的风险不等同于疫苗失效的风险,且两者风险都很低,不过在他看来,这样的努力只能是徒劳一场:“我觉得科普工作应该平时做,现在家长的担忧到顶点了,你在朋友圈上发‘放下担忧’,会不会过于脱离现实了?”

摆脱“孩子父亲”的身份,徐庆平坦言,“疫苗事件”对卫生工作的推进也将是巨大的打击:“不良反应的概率那么低,对于老百姓来说,都是很可怕的事情。这次的事,影响多大还用说嘛,私下里说,我很同情推广疫苗接种的同行们。”

“客观上,我们平时疫苗接种的一些做法,也让老百姓有了疑虑。”平时带孩子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种疫苗,徐庆平发现,医务人员对于疫苗接种并没有过多解释,在签署知情同意书时,也只是走个过场:“没事发生的时候,大家可能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但现在出了事,大家一回想,就会觉得,你们平时就这么糊弄,也难怪要出事。”

拒绝因噎废食

只盼“人祸”绝迹

“网上关于疫苗的文章,不同态度的都有,不过我倾向于相信一类疫苗没有什么问题。”王丽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本来是建筑行业的“白骨精”,但在前年老二安安出生后,因为没人带孩子,她辞职做了全职妈妈。

作为资深宝妈,疫苗事件曝光后,王丽丽接到了来自同学、朋友、小区邻居等好多个妈妈的咨询,大家都在问她是否给孩子打疫苗,平时都如何打,于是她特意在朋友圈里发了好几篇关于疫苗的文章。

“如果有可能,我都尽量选进口疫苗。”王丽丽的老大是个儿子,上学后,每年秋冬学校都会组织接种流感疫苗等二类疫苗:“不过不是强制的,老师们都会征求家长意见,我就没让他打。”

在她看来,家长们对于一类疫苗并不需要太过担心,“都是免费的,也没啥利益在里面,没人能从中赚钱,也就不会被人动脑筋吧。”

而在医学院校毕业的陈淼看来,通过一类、二类判断疫苗的安全性,其实并无太大作用,甚至可以说,家长们并没有“良策”来防备疫苗接种可能带来的风险。

“一类二类在各个地区不完全相同,怎么判断安全与否?”陈淼将疫苗的不良反应比作“天灾”,疫苗失效则纯属“人祸”,“只要监管不严,什么疫苗都能出问题,跟一类、二类,进口、国产没有关系。”

“天灾纯属拼运气,为了孩子健康和公众利益,我觉得这个运气值得拼。但人祸就比较惨了,我现在自我安慰的方式就是,北京正规医疗机构的节痫是什么原因引起操还是有保证的,我家娃的那些针,一定没有白打。”陈淼的朋友群中,如何接种疫苗的讨论层出不穷,有说暂停接种的,有说换大医院接种的,还有人想带孩子去国外接种疫苗,许多手段在陈淼看来过于极端,“大家只是情绪发泄,不大可能真实施。”

作为一名曾经的医生,陈淼更不认同暂停接种的看法,“这就是为了躲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的风险,选择百分之百的损失。”

让陈淼略感失望的是,虽然网上口水仗颇多,有关部门也在公布疫苗事件的各类信息,但作为孩子父母最为关心的问题——今后疫苗安全的保障如何改进,却迟迟没有明确的答案。

“一个案子就涉及这么广,让人相信只是个案,真的很难。”陈淼坦言,作为父母,真正的可选项并不多,“我还是会带孩子去接种一切必要的疫苗,然后寄希望于这次的事件,能给卫生部门真正的警醒。”

(本文受访者部分为化名)

主笔 吴楠 周明杰

栏目链接
  • 娱乐八卦
  • 娱乐前线
  • 最新文娱
  • 明星人物
  • 军事频道
  • 军事历史
  • 世界军事
  • 中国军事
  • 旅游资讯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申明:本站所有新闻归原站原创作者所有,本站转载并不代表承认其观点!冀ICP备15028449号-4